想 呔多

【康萨】右侧的心脏

残雪落夜:

短篇完结

食用说明:
1、原著背景,人物死亡向注意
2、大概有非常微量的利韩和团兵╮(╯▽╰)╭
3、写到最后不知道写了什么【误】

4、这里的韩吉是男性

 

“听着……这只是一次简单的任务,我们只要等其他人来救援就行了。”

她被他抓住了脑袋,被强迫着盯着他那双不明显的浅金色眼睛,他的声音在抖,但同时也带着自欺欺人惯有的笑意。

“我的瓦斯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他迫切的打断了她的话,并非常不安的转动着目光,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,“不需要瓦斯……我这里还很充足,而且我也比你灵活,所以……我做诱饵,你藏起来……你是猎手对吗?你可以用弓箭来辅助……”

“呜喔喔喔喔喔喔——”

“来不及了!快跑!”

他猛地一推她的肩膀,将她推进不远处的灌木丛中,然后拉动了操纵杆,气体从腰间的装置中喷射出来,让他整个人都飞上了半空。这个时候,一只巨手从天而降,拍打到刚才他所站立的地方!

“来找我啊!你们这群低能儿!”

他在空中旋转出一个帅气的弧度,手中不知何时拿出的钢刀轻轻挥动,便带起一片血雾——被砍中的是足有五公尺的巨大生物,那便是,巨人。

“搞定一个……”

康尼·斯普林格落到地上,然后快速奔跑起来躲过了另一只巨人的袭击,现在,还有三只巨人,比较棘手的是一只三公尺级的奇行种,还有十公尺级的大巨人。

该死的,他最不擅长这种需要主控全局的头脑战了!

 

萨沙·布劳斯在灌木丛里有些呆滞的看着战局,她和康尼所在的队伍因为巨人的突袭而全军覆没,他们好不容易逃到了这里,却碰到了四只巨人!如果是平时自然不是问题,但她的瓦斯已经在协助砍杀巨人和逃跑的过程中告罄,而康尼装置里所剩的瓦斯也绝坚持不了十分钟以上的战斗。

辅助战斗……自己应该帮他的……之前队伍发射了信号弹,他们逃跑之前也冲着这个方向发射了信号弹……其他小队很快就能赶到的!所以在那之前,想想办法。

萨沙握紧了手中的弓,那是她在第一次回到家乡之后养成的习惯,如果刀刃无法使用,至少还有弓箭可以保命。

“萨沙……你是森林的孩子,森林女神赐你百里穿杨的功夫……”

她自言自语着,锋利的箭架上了长弓。

“你这个傻帽儿!我不怕你哈哈哈!”

那边传来康尼大声的嘲笑,但其实局面并不容乐观,十公尺级的巨人让他不敢消耗瓦斯飞得太高,奇行种则总和五公尺级巨人站在一起,他试着把钩索刺进十公尺级巨人的胳膊上借此奔跑到它的后颈处,但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。

康尼那个家伙……一直在向远离自己的方向移动,他难道想?必须找准时机……

萨沙闭了闭眼,才算静下心来,然后拉弓——

“喔——”

一支箭刺入了十公尺级巨人的后颈!踩在巨人背上的康尼立即加快步伐跳了起来,然后将巨人最薄弱的后颈整个切下来!

但是这个时候,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奇行种突然用那种很奇怪的姿势跑了起来,五公尺级巨人也紧随其后。康尼此时正在下落中,他的瓦斯所剩不多,如果二次起跳很可能将瓦斯耗尽。

 

“敢过来我就给你点厉害看看!”

康尼一脚踏在奇行种伸过来的手臂上,然后整个身子飞速旋转起来,将它那只巨大的手整个切碎!他借此力量跳到了奇行种肩膀上,奇行种猛地回头,张开嘴似要咬住康尼,但好在他反应及时,窜了出去,不过奇行种此时也回过了身子!

五公尺级的巨人不能立即反应过来,跺着脚跑到了奇行种对面,也笨拙的转过身子来,势要抓住康尼。

这是绝佳的时期!萨沙看着五公尺级巨人毫无防备的后颈,双眼立即亮了起来,没有去顾及自己的弓箭其实并不能击杀巨人,松开了手上的弓。

“噗!”小小的一声,然后赤红的血色飞溅出许远。

“康尼——”

萨沙的声音在喊出这个名字之后因为极度的惊讶与恐惧而消失了,她看到自己松开弓弦的同时,康尼拉动了喷射瓦斯的握柄,动作非常帅气的,飞旋到五公尺级巨人的后颈上方——即萨沙的正对面,她所瞄准的地方!

她惶恐的扔掉了弓,但是箭已离弦,又哪有挽回的余地?于是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引以为傲的长箭,刺入了那个灵巧的身体——正中后心!

康尼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出,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萨沙会出手,他的头脑并不怎么灵便,集中于战斗的时候常常不能顾及其他,他根本忘记与萨沙协作,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步调击杀巨人。

“刷——”

他的旋转在中箭的同时骤然停止,但他还是用尽了力气,将巨人的后颈砍了下来!

萨沙听到立体机动装置发出可怕的声音,那声音在这个时候仿佛在她耳边循环播放的轰鸣,让她什么都听不清。

康尼的瓦斯用完了。

他随着倒落的巨人一同从半空坠落下来,他似乎试图保持平衡,但浑身的力气都已离他远去,最后他重重的跌在地面上,后心的箭正好砸在地上,将剩余的箭身狠狠地穿透了他的胸膛!

 

奇行种走近了,它先是向萨沙所在的方向看了看,她清楚的看到那张丑陋的脸上露出极为嘲讽的笑容,有些洋洋得意似的。随后它转过头去注视着倒在地上的康尼,非常快乐的俯下身子,要将他抓起来。

刀光闪烁!巨人的另一只手也被狠狠的砍了下来,同时,因为用力过猛,长长的刀刃也飞了出去。

“蠢东西……我……还没死啊……”

康尼保持着半跪在地上的动作,刚才那流畅的翻身动作似乎将他剩余的力气都榨干了,他狰狞的笑着,口中有赤红的液体不断溢出。

 

“康尼!!!”

萨沙再也顾不得什么,从藏身的地方飞奔出去,奇行种也发现她了,突然丢下康尼冲她跑了过去。

“给我站住!”

康尼大喝一声,徒手抽出腰间的刀刃,趁巨人还没跑远的时候掷了出去!巨人的脚跟因为刀刃的刺入而断裂,它毫无防备的轰然倒下,那头颅正巧落在萨沙身边。

“杀了它!快点!”

萨沙真不想管康尼的警告了,他在喊完之后痛苦的躬下身子,身体因为剧烈的呼吸而颤抖着,她必须做点什么!而不是看着他被自己……

“杀了它……不然……都得死……”

康尼艰难的提示萨沙,萨沙转头,之前崩飞的刀刃就在她脚边。

那边奇行种猛烈的张合着嘴,它的手脚就要恢复,现在的确是不能犹豫的时候,不然……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他们,就会死在这里……

她抓起那刀刃,淋漓的血自她那被割破的手掌流了下来,刀起刀落,奇行种终于没有了气息……

 

“喂!你!骗人……你没事吧?”

萨沙扶起康尼,后者看上去脸色煞白,他闭着眼睛,这让她感到无比惊慌。

“天……黑了吗……”康尼微微睁开眼睛,迟疑着问道。

“还、还没有……怎么了?”

看着萨沙一脸紧张的样子,他突然笑了起来。

“那么紧张……做什么?喂……我没有告诉你吧……”康尼将头搭在萨沙肩上,声音似乎流畅了一些,“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加入……训练兵团时候的事吗……”

 

当傍晚时分利威尔兵长带领自己的属下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——

萨沙背对着他们跪在地上,依靠在她肩上的康尼闭着眼睛,脸色如同死灰一般,然而他还睁着眼睛,在看到利威尔的时候扯动了一下嘴角,但并未成功,然后便垂下了头。

萨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渐渐的,浑身都颤抖起来。

“喂——你是104期的新兵吧。”

利威尔问了一声,但没有得到回答,他叹了口气,示意属下将他们带回去。

“第……第37行动班……除康尼·斯普林格和萨沙·布劳斯之外的成员……皆已殉职……”

调查兵团成员走到面前的时候萨沙似乎才反应过来,一边抽着鼻子,一边断断续续的汇报着,傍晚时分那鲜血般刺眼的夕阳照在她的身上,似乎连眼泪都变成了她身上那种触目惊心的红色,她不由收拢了手臂,紧紧的抱住康尼渐凉的身体。

不会有事的,后援队已经来了,他很快就会受到治疗……没事的……

“……萨沙·布劳斯,回城。”

“是!”

 

三年后,埃尓温办公室中。

“你确定要批准萨沙·布劳斯的退休申请吗?”

利威尔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用纸巾仔细的擦拭着自己双手,语气里有些不满。

“她从三年前到现在已经斩杀了三百余头巨人……这样的成绩,连当年104期里最优秀的三笠·阿克曼都要逊她一筹,这样的人才……”

“已经够了,利威尔。”埃尔温打断了利威尔的话,“她已经不能战斗了。”

他转过椅子,透过窗户看向半山腰的那辆马车。

“我认为她至少还能工作三年。”

“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,这三年便是她能做出的全部贡献。”埃尓温温和的说道,“你也察觉到了吧,三年前的事情对她造成的影响,所以才会提醒她尽早离开调查兵团。”

“切……既然你发现了,也没什么好说的,至少那家伙到最后还有点用处。”

利威尔不满的撇撇嘴,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晚上,第37行动班只剩两个人苟延残喘,而半路上,那个叫做……康尼还是康米的家伙,因为心脏破裂失血过多而死。

从那之后萨沙·布劳斯就变得不正常了,先是长达三天的不吃不喝——这事放在她身上简直比世界末日还要不可信——然后的三年,她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在每次出墙行动中都表现突出……那几乎是不要命表现,让他印象深刻。

“不过……对她来说,死在战斗中,或许反而比较幸福吧。”

半山腰的马车渐渐的远离了视野,埃尓温擦了擦笔尖,又开始批改公文……

 

“喂……我没有告诉你吧……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加入……训练兵团时候的事吗……”

 

利威尔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再看到萨沙·布劳斯……的尸体。

发觉那辆马车不见了的时候,距它出发已经有两天时间了,因为有空闲,他就跟着韩吉·佐耶沿着去路寻找,却意外的在半山腰往上没有多远的距离发现了马车。

他很快发觉了马车的不对,然而当他走近的时候,却发现驾车的人和萨沙·布劳斯都已经死亡,死因是心脏破裂出血过多而死。

他们的心脏部位,都被一支锋利的羽箭穿透,黑褐色的血在地上结成了痂,利威尔有些嫌弃的退后几步,把搬运尸体的任务交给了部下。

“……对……不起……?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利威尔皱着眉问整个人都钻进车棚里的韩吉,并准备随时将这个脏家伙踹开。

“利威尔,这里写着字!”他难得摆出一副比较正经的脸来,指着车棚,“是用血写的,‘对不起’这三个字……写了好多遍。”

“这不能说明什么,走了。”

“利威尔——这可能是重要的讯息哦——”

 

后来经鉴定,所有人都是在两天前的下午死去的,也就是利威尔和埃尓温结束对话之后不久就发生了。

利威尔没有兴趣了解剩下的事情,但是后来韩吉告诉他,他询问了萨沙的室友,说她在之前的三年里每次看到夕阳都会变得非常奇怪,并会躲在床上瑟瑟发抖。

真是莫名其妙,利威尔将凑上来的韩吉踹开,夹着资料就跑进了埃尔温的办公室。

 

喂……我没有告诉你吧……你还记得我们当年加入……训练兵团时候的事吗?那个时候基斯教官还把我拎了起来……因为我敬礼的姿势不对,对吧?

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哦,我……才不像教官说的那样是傻瓜呢……也并不是忘记了动作的意义才做错动作的……

因为我的心脏啊,就是长在右边的……所以啊,你其实只射伤了我的肺……咳咳……才没有说谎!只要救援及时……我不会死的……

再陪我说说话吧……好冷啊……说什么呢……

啊……我看到他们来了……是……利威尔兵长……

听着……你要……活下去……

天……好黑啊……

 

“请问……天黑了吗?”

坐在马车后面的萨沙突然提问道,前面驾车的人有些不耐烦,便没有理她。

“请问天黑了吗?”她提高了声调,声音有些迫切的追问着。

“差一点就黑啦!”驾车的人用很恶劣的语气嚷嚷道,“你别站起来!不然把你扔出去!”

“扔……等等……为什么不救他……到了吗?现在到了吗?!”

“突然那么大声干什么?明天才能到呢……你……你做什么?!别过来!啊——”

马车失去了驾车的人,突然失了控,然而另一双手握住了缰绳,马停了下来。

“为什么不救他……他还有救……他的心脏在右边……还有救的……”

有着棕色发辫的女孩盯着手上的缰绳喃喃自语道,然而没有人能回答她的话。

“他已经死了,节哀。”

记忆里利威尔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炸起,她慌乱的挥舞着右手沾染了车夫血迹的弓箭,锋利的箭割破了缰绳,马便跑走了。

“你在骗我吗……康尼……你这个大傻瓜……”

萨沙抽泣着,然后大声哭了起来,她高高举起手上的箭,对准了自己的心脏……

 

天……好黑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想 呔多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